当前位置:体彩足球即时比分直播 > 2018足球赛事表 > 正文

安倍这八年:“三支箭”计划成功了吗?
时间:2020-10-17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K图 USDJPY_0

  安倍执政近八年,期间他大刀阔斧改革日本的经济政策。9月初,安倍晋三宣布辞任日本首相。2012年12月安倍掌权上任时,日本经济面临着三个盘根错节的问题:第一,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,每年的巨额预算赤字约占GDP的6-8%;第二,持续通缩,使债务比率居高不下;第三,自1990年代初日本股市和房地产泡沫破灭以来,日本经济增长乏力。

  安倍提出“三支箭”计划,以宽松货币政策、紧缩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,三管齐下解决日本经济问题。过去八年,安倍的政策取得了一些成果。首先,日本名义GDP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首次出现持续增长期(图1),直到2019年末才被第二次上调增值税(VAT)和新冠疫情打断。

  图1:日本名义GDP增长对控制债务至关重要。

图片

  紧缩财政政策

  早在2012年底安倍就任前,日本自1990年代中期开始一直出现巨额预算赤字。日本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更从1992年的62%上升到2013年初的201%。按照大多数发达国家的标准,日本政府支出占GDP的比例并不是特别高,但其税收收入却极低。安倍两次提高增值税,希望解决税收过低的问题:第一次从5%提高到8%,第二次从8%提高到10%。在提高增值税与其他增加收入措施的影响下,叠加经济增长有改善,日本预算赤字占GDP的比重从安倍上台前的6%-8%降至2019年的2.8%(图2)。

  图2:更强劲的经济增长与更高的增值税令赤字缩小

图片

  在安倍执政的头三年里,日本的债务比率持续上升,到2016年第二季度,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达到219%。到2020年第一季度末,日本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达到218%,略低于峰值,但重要的是比重没有再增加。与此同时,安倍执政期间,日本家庭债务水平和企业债务水平一直稳定在GDP的60%和105%左右(图3)。

  图3:安倍经济学实行三年后,日本债务比率趋于稳定。

图片

  受新冠疫情影响,日本的预算赤字和债务比率在2020年再次上升。截至目前,日本已经拨出相当于GDP 7%的资金来提振经济,又向企业和家庭发放超过GDP 10%的贷款。因此,日本在2021年3月财政年度结束时,预算赤字可能会在GDP的12%-22%之间,甚至可能更多。然而,这情况并不限于在日本出现,美国和西欧大部分国家的赤字状况很类似(图4)。

  图4:日本的财政措施规模庞大,但绝非特例。

图片

  宽松货币政策

  安倍经济学的最终目标是改善日本经济。紧缩财政政策虽然对控制预算赤字是必要的,但却与最终目标背道而驰。从本质上讲,如果没有更宽松的货币政策,紧缩财政政策可能会损害经济增长。

  2012年安倍上台时,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并不特殊。与美联储一样,日本央行的目标利率为零,也曾实施量化宽松(QE),但与美联储的主要区别在于实施时间:日本央行的目标利率比美联储早10年达到零,并在2000年至2006年期间以及2010年至2012年期间进行了量化宽松,而当时美联储才刚刚开始购买资产。当时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占GDP的30%,不是特别高。相对于各自的经济规模而言,日本央行的比例与欧洲央行差不多,是美联储的1.5倍。

  为了对冲财政整顿的影响,日本央行选择实施前所未有的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,令欧洲和北美的类似措施相形见绌。疫情前,日本央行将资产负债表占GDP的比重从30%提高到100%以上,目前比重已超过125%(图5)。

  图5:为对冲紧缩财政政策,结束通货紧缩,日本央行采取前所未有的量化宽松政策。

图片

  此外,日本央行并不是简单地购买政府债券。早在2014年日本央行就开始购买公司债券,就像预测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在新冠疫情期间会采取的行动。日本央行甚至通过交易所交易基金(ETF)来购买股票,这是其他央行没有做过、也否认计划会这么做的事。

  除了量化宽松措施外,日本央行还制定了收益率曲线目标,实质上是对各个期限的政府债券到期收益率设定上限。最后,与欧洲央行一样,但与美联储不同的是,日本央行也尝试了负利率,在2016年1月29日将存款利率设定为-10基點。

  这些措施奏效了吗?综合来看很难判断。从日本的名义GDP来看,这些措施很成功。名义GDP从2013年初到2019年年中一直增长,这对控制债务比率至关重要,因为名义GDP是债务比率计算公式中的分母。扣除通胀之后的实际GDP,反映更贴近实际的情况。从实际GDP的走势图(图6)来看,很难看出扣除通胀后的日本经济增速有任何加快。

  图6:量化宽松并没有给日本的实际增长率带来任何明显的加速。

图片

  虽然量化宽松并没有明显提振日本的实际增长率,但在2013年初至2016年初,在日元贸易加权价值贬值的帮助下,量化宽松确实遏制了日本的持续通缩。矛盾的是,日本央行采用负利率并没有导致日元进一步下跌。相反,自日本央行实施负存款利率以来的四年半时间里,日元有一定升值(图7)。在日本央行采取负利率后的一年里,日元开始升值,通胀变成通缩,直到通胀率再变为正值(图8)。

  图7:负利率并没有导致日元贬值。

图片

  图8:安倍经济学帮助通胀率转正,但通胀率并未一直保持在零以上。

图片

  至少从一个标准来看,安倍经济学是成功的:日本的就业市场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得到了显著改善,职位申请比率达到了几十年来的最好水平(图9)。

  图9:即使在新冠疫情期间,日本的职位申请比率仍比安倍上任前要好

图片

  由于日本央行的目标利率为-10基点,而美联储的目标利率在零至+25%基点之间,我们可以预计日本和美国的市场利差在10-35基点之间,或者平均约为22.5基点。日本和美三个月LIBOR之差处在这区间的高位,一直在30-35基点之间。然而,根据芝商所的外汇掉期利率监测器,日元/美元现货与日元/美元期货之间的价差显示,美日货币市场存在大约40-50基点的较大利差(图10)。

  图10:外汇掉期利率显示,美日利率差大于LIBOR以及央行利率差

图片

(文章来源:经济观察网)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